月下

至用不可跨过的鸿沟

写在前面,小虐怡情大虐伤身。好久没在这边发文了,现在来一发
正文:
  “摩西会一直陪伴余的,对吧!”拉美斯拉着比自己小一点的弟弟,高兴的问。“嗯,我会陪伴你经历每一个日出,度过每一个日落,我会保护你,在每一个无法被照耀的黑夜。”年幼的摩西认真的回答心中注定的答案,他眼里的光芒就像黑夜的火炬,温暖且明亮。足以照亮整个世界!
  “那么约定好了!”即使这样,拉美斯兴奋与摩西的承诺。在阳光的照耀下,在尼罗河的见证下,两人许下如同泡沫一般坚固的誓言。
  ‘啊,有梦见了幼时的事。’拉美斯揉着额头,从床上坐起,幼时的事太过美妙,就像糖罐子里珍藏的糖果,使人难以忘怀。
  “对不起!法老!”御主哭丧着脸,一边不停的道歉,一边扑在拉美斯的怀里。“对不起!摩西还是没有来!明明说好的,会让你们重聚的!”御主抽泣的声音让她的话变得断断续续,身后可爱的后辈不停的安慰着自己又一次抽卡大爆死的前辈。
  “啊,这是当然的。那个家伙是个以万民的幸福为己任的家伙,可不会为了私人愿望而成为从者的存在。”拉美斯一脸的理所当然说到“但是!但是!法老大人不是很期待摩西吗!”拉美斯摸了摸御主的红毛,这是御主第一次见到无所不能的法老王露出这样的表情,像是无奈,又像是高兴。
  “余不准!”拉美斯头语气坚定,仿佛没有什么能让他退步,一边的奈菲尔抱着他们的长子,担忧的看着童年最为要好的兄弟二人。
  “拉美斯,你听我说,这将是对埃及来说最大的灾难!”摩西依旧在苦口婆心的劝说,他眼里已经没有了当年的年轻气盛,也没有了当年炽热的能灼烧世界的爱意,只有被时间沉淀下来的稳重与哀愁。
  “别和余说这些!”气到极致的拉美斯打翻了桌上精美的装饰,散落的飞溅到摩西的脚边。“余!不会让任何人带走余的奴隶!也不会让余弟更着奴隶去流浪!”这是拉美斯第一次对摩西发脾气,这也让摩西难过的叹了口气。
  “好吧,拉美斯。看来我们是谈不下去了。”摩西转身就要走,离开前,他看了一眼被奈菲尔抱在怀里的侄子一眼,想要说话,却又止住了话头,默默的离去了。
  这天晚上,作为大儿子的孩子们都在睡梦中离开了父母的身边,连法老的儿子也没有被例外。当拉美斯抱着怀里的孩子无声流泪时,他准许了摩西的离开。即使满怀愤恨,即使心有不甘,他都准许了。
  但是,当摩西真正离开的时候,拉美斯有感到后悔了。他们曾经立下誓言,他们曾经相互依靠,他绝不允许自己的弟弟逃离自己的身边。“来人!给我追上他们!”
  “终于!终于!摩西来了!”御主看着召唤阵里五彩的光圈,一脸嘉定的宣布。“但是为什么刚刚把拉二从中意从者换下,摩西就来了?”御主摇了摇头,将自己奇怪的想法摇出大脑。在短暂的兴奋后,镇静下来的御主来起摩西的手,开始向他介绍迦勒底。
  两人行进在走廊上,摩西不愧为圣人,说话永远带着笑容,不会对御主的絮絮叨叨感到不耐。当两人转过拐角,正巧遇见远远走来的古代王二人组。
  御主高兴的挥手,准备向两人打招呼,摩西却不着痕迹的退后一步,避开了御主伸过来的手。“…摩西?”御主疑惑的回头,从先知的脸上读出了无奈。虽然疑惑,却也没有多问,而是将空间留给这对兄弟。
  拉美斯看见了摩西,两人就在不到十步的距离。英灵的视觉好到可以看清对方脸上的任何表情,但是拉美斯却没有在摩西的脸上发现一丝他想看见的表情。
  两人最终也只是相互点头,然后擦肩而过,有些鸿沟没有人可以越过,有些感情逝去就无法修复。
  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