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下

守望之海(拉美斯✘摩西)第一章

写在前面:cp为拉美斯✘摩西
小学生文笔,请不要嫌弃。
如果嫌弃,请不要看。
以上都OK?好的往下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
  你好,我的朋友。请坐下来,我给你讲个故事,一个关于海盗与他的人鱼的故事。
  当时,我还没有成为一个海盗,也没有自己的船。而奥兹曼迪亚斯是当时海上的大海盗,他驾驶着他的船在大海上所向披靡,人们都说他有海妖的协助,所以才能在大海的风暴中自由出入。也有人说着归功于他的船,因为他的船是所有船长的梦中情人,那是海上最坚固且最强大的船,它带着奥兹曼称霸整个海洋,它也是海军们的噩梦。
  彼时我还只是海港边的小小的搬运工,偶尔为海盗们打扫一下甲板,听听酒馆里老水手们吹牛,向往一下他们自由自在的生活。直到有一天,一艘漂亮的,与众不同的船停靠在了这个不知名的小港。
  我依稀记得,那天狂风大作,大雨倾盆。我在酒馆端盘子,送酒水,已求得一顿廉价的晚餐。突然,一个男人推开了酒馆的大门,他穿着黑色的大衣,衣服上的金线连在昏暗的灯光下流露出迷人的光泽。他头上黑色的船长帽标志绣着金色的太阳,帽子下是他乌黑的头发与迷人的脸庞。我几乎听见,一旁的妓女在悄声的议论,这样的男人,哪怕倒贴一个金币她们都愿意跟他走。
  男人无视整个酒馆寂静的气氛,扔了一个金币到柜台,又拿了一瓶朗姆酒,来到中间的桌子。桌子周边的水手识趣的退让开来,留下一张空荡荡的桌子。男人坐在椅子上,就像国王坐在他的王座上,手里也不是廉价的烈酒,而是高贵的手杖。他目光所到之处,人们无比低头避让。
  “我需要一些水手,大胆且经意丰富。”男人舒展开他健壮的四肢,那一瞬间,就好像他身处的并非是脏乱的酒店,而是辉煌的舞厅,四周不是乱糟糟的水手,而是身着华丽礼服的贵族小姐,他金色的眸子挑衅的望向四周,嘲笑着退避他的众人。
  随后,他丢了一个袋子在桌上,喝了一口朗姆酒,竖起一根指头“一袋金币。”然后笑看周围人心动却胆怯的面孔,又加重了他的砝码“每个人。”
  “至少告诉我们去哪里!”一位看起来经验丰富的老水手站出来,他提出了所有人关心的问题,却换来了男人不屑的嘲笑。
  “我去!”我踮起脚尖,高高举起自己的手,就像孩子在课堂上争夺老师的目光一样。与此同时,我也听见旁人嘲笑的声音。“小子,你出过船?”男人并没有在意别人的话,他揉了揉我的头,就像对待一个孩子。
  “没有,但是我懂得如何看清航向,也知道如何分辨洋流。”我急忙回答。“但你并不是一个水手,没有水手会这么着急的自荐。”虽然这么说,男人还是将那一袋金币扔给了我,我感受了一下手里的重量,沉甸甸的,少说也有好几十的金币。
  “行了,这破地方也不指望有什么像样的水手了,就你了,跟我来吧。”男人一边说,一边警告的看向周围跃跃欲试的人群,拍了拍我的肩,叫我跟他走。以我现在的眼光来看,当时的确是我太过鲁莽。但也不得不说,那是我这辈子最正确的选择。
  男人走出酒馆,外面站着的人立刻将防水的雨衣披到他身上,并给我递来一把伞。“我们明天出发,今天先带这个小鬼去船上睡一觉,免得有些不长眼的伤到我们的小向导。”男人头也不回的吩咐到,然后率先走回港口。
  这时我才看见给我递伞的人,那是一个年轻的女人,她有着和男人一样漂亮的黑发,却没有男人那么高冷,她温和的介绍自己,她叫尼托,那个男人是她的船长,要尊称他为拉美斯船长,不然就是大不敬!
  她说话的态度严肃认真,做事也一丝不苟。听她说,她曾经也是一位不合格的船长,现在跟着拉美斯船长学习。她带我到一艘船上,并安排我住下,这时我才有空打量这狭小的空间。
  曾经打扫过甲板的我当然知道这里是那里,这里是供船员睡觉的船舱,也许是还没有招到人,现在住在这里的,只有我一个人。这里也与其他船舱的脏乱差不同,虽然不豪华,但是干净卫生,吊床上还铺着干净的枕头和棉被。
  我躺在上面,感受海浪轻轻的摇动船身,就像母亲的摇篮一样,催人入眠。迷迷糊糊的,我仿佛听见了美妙的歌声,比百灵鸟更加动听,比钢琴更加婉转,渐渐的我陷入了沉睡。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