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下

我们称此为爱情

  单箭头注明
摩西→拉二→←妮非
  摩西坐在窗边,雨滴密集的打在窗沿,声音清脆动听。但是这样美妙的声音要是打在身上,就非常不舒服了。摩西捏紧手里的雨伞,笑看窗外淋着雨往外跑的男女,这也许就是爱情吧,能让淋雨也变得如此甜蜜。
  摩西笑了笑,收拾东西,准备回家。雨有些大,即使打着伞也避免不了被雨水溅湿。不过不管怎么样都比湿透了的拉美斯和奈菲尔好,摩西刚刚关上门,就看见跑在他前面的拉美斯在给奈菲尔擦头。
  “咦?你们已经回来了?”摩西接过仆人送上的毛巾,轻轻擦拭着头上的雨水。“抱歉啊,摩西。我们以为你早就走了,所以没有等你。”奈菲尔满脸歉意的看向摩西,真诚的让人挑不出错,本来她就没有错。摩西笑着摇头,表示没有关系。
  晚餐时分,摩西没有像往常一样做到拉美斯身边,那里已经有更合适的人。他坐在他们对面,看着拉美斯为奈菲尔夹菜,空气中弥漫着两人甜蜜的气息,就像发酵中的巧克力,甜蜜到无以复加,但这对于摩西来说,却是令人窒息的毒药。
  摩西匆匆吃过晚饭,早早的到了晚安,回到有着冰凉气息的房间。摩西靠着冰凉的门板,黑暗中,冰凉的液体顺着脸暇慢慢的滑落“咦?我没有关窗吗?”摩西挣扎着站起来,向窗户靠近。透明的窗户外,是千家万户的灯火,明亮到刺眼。
  突然,摩西有点像家了。没有这么空旷的房间,没有冰凉的大门,没有那么多刺眼的黄金,没有拉美斯。想到这里,摩西拿起外套,向外跑去。他突然想见见自己的姐姐,自己理智,聪慧且愿意给于自己指引的姐姐。
  “摩西!你要去哪里?”拉美斯拉住自己匆忙的弟弟,他将他禁锢在自己的双臂中,紧紧的抱着他肩,严厉的质问到。“我…我有些事。”摩西躲避着拉美斯的目光,他几乎已经料到接下来来自拉美斯的责问。然而,奈菲尔轻轻的拉住了处于怒火边缘的拉美斯,她轻声的安抚便能让拉美斯平静下来。这让摩西更加的难过,一种酸痛从心脏蔓延到大脑,麻痹着神经。
  摩西没有拿伞,他淋着大雨一路,没有看见身后伸出手的拉美斯和一脸担忧的奈菲尔。他现在只想回到家里,在兄弟姐妹的怀中,阐释这说不出的病。
  米利暗看见的便是这样狼狈的弟弟,雨水顺着他的发丝打湿了木质的地板,惊讶中的长姐抱紧了自己的幼弟,年长的哥哥拿来毛巾,搭在被雨淋湿的弟弟身上。
  “我大概是生病了吧,讨厌着会与他相见的人,厌恶着这样的自己,这样的我,到底是怎么了?”听到怀中人的低语,米利暗流露出了然的微笑“摩西,我们称这样的感情叫做爱情。”
  摩西呆愣的抬起头,询问到“这样自私的感情,是爱?”在长姐温柔的微笑中,摩西笑了。“这原来是爱吗?原来爱不是愉悦的感受啊,这样啊,我明白了。”只是,这样的感情,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。
  第二天,摩西拿着前往国外的机票,只身一人踏进了机场。他明白,自己并不是能让拉美斯平静下来的人,自己也不是拉美斯不能离开的人,自己的感情也会在时间的长河里画下句号吧。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