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下

十发呼符倒数第二张来的彩圈,现在就差弓呆和黑枪呆就能集齐阿尔托莉雅系列了

花吐症

写在前面:
CP:拉二✘摩西
我记得我好像没有发过这一篇,现在想起来发一下。
好像在群里发过一次,现在又翻出来。
渣文笔警告
正文  
         那里有一朵花,和摩西在埃及王宫里看见的那些精心护养的花朵不一样。它独自一朵,开放在茫茫沙漠。
  “那是什么花?”摩西问身边的亚伦“没见过,大概只是路边的野花。”亚伦无所谓的回答到。摩西也没有在多问,这只是一朵花,随不曾见过却也不会惊奇。
  摩西觉得大概不会再见到这朵花了,因为他们已经靠近目的地了,很快这漫长的旅行就要结束了。
  夜晚,摩西坐在篝火旁。大部分人都已经睡去,留下几个青年人在一旁守夜。他们不希望打扰先知安静的思考,所以他们在稍远的地方站岗,只留摩西一人独自坐在篝火边。
  摩西安静的坐着,他什么也没有想,脑子里什么也没有,就像他年幼的时候,在宫殿的寝室里,在温暖的火焰边,在他兄弟的怀抱里那样。
  突然喉间穿来一阵瘙痒,摩西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,随着咳嗽声出现在摩西掌心的是一片薄而轻的花瓣。“啊,我知道了,我知道了。”摩西喃喃自语到,他放开手中的花瓣,任由它被风带进火焰中,就像他无迹而终的爱情。
  随着时间的推逝,摩西的病已经到了他无法掩盖的地步。在和亚伦谈话间飘出的花瓣,咳嗽时吐出来的鲜花,带着鲜血的颜色,被火焚烧。
  “摩西?”亚伦关切的拍了拍摩西的肩“是那个女孩让你如此牵心挂肚?”摩西没有回话,只是看着来时的路,释然的笑了“没事,亚伦。我们就快到了,我也快要解脱了。”
  当拉美斯得知摩西死讯的时候,他正看着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在尼罗河边玩水。仆人将写满讯息的草纸放在拉美斯面前时,拉美斯开始呕吐,成片的花瓣从他的口中冒出,动静大到惊动了一边的奈菲尔。
  “拉美斯?”奈菲尔将儿子交给一旁的女官,飞奔至拉美斯面前,轻轻的拍打他的背。“我没事,我没事。”拉美斯停止了呕吐,他明白能够停下这病状的人已经不在,只留下活人陷入深深的思念。
  即使拉美斯不停的保证,奈菲尔还是找了医生来给拉美斯检查身体。在医生的再三检查下,拉美斯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,甚至比一般人都要好。只是花瓣依旧在不停的被吐出。
  “奈菲尔,没事的。这一切都会随着时间而去的。”拉美斯拍拍奈菲尔的手,轻轻的安慰到。“是…因为摩西吗?”奈菲尔皱着眉头,温柔的问到“不,不管他的事。”拉美斯摇头,看向远方。那里埋葬着他早已远去的爱情。
  事情就如同拉美斯所预料的那样,他吐花瓣的数量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减少,一起减少的还有他的爱人。
  拉美斯站在略显空旷的大厅,曾经这里是他们三人共同游玩的地点。摩西坐在火边念书,奈菲尔抱着玩具静静的听,自己则抱着他们两人感受温暖。然而现在只有他自己,和早已被熄灭的火炉。
  “咳咳”拉美斯又一次的咳嗽起来,一片粉色的,不知名的花落在手心,就像鲜血,就像火焰。“呵,原来一直放不下的是我。”拉美斯打开窗,任由风将花瓣带走,带去他最后的思念。
  时间就是一条长河,所有的生命都将在最后汇集。

指挥警告!
渣画技╮( •́ω•̀ )╭
对电脑党一点也不友好╮( •́ω•̀ )╭

这个池子太毒了!

没有贤王的第一天,有点毒啊〣( ºΔº )〣

友情来了三位三星从者,其中还有一位是op都不一定来的幼闪闪,但是为什么!为什么!垃圾运营!这个池子里一定没有伊什塔尔!

立个flag,来了凜我就写咕哒子✘弓凜和红茶✘弓凜。 @Nokto 她给我作证!

今天的我,超级欧!影卡镀金的艳后!

这算不算是双黄蛋?(ಡωಡ)hiahiahia
现在这个池子里除了拉二其他都来了,高兴!(´ε` )♡

难得有这样不毒的良心池子,果然师匠还是爱我的。比哈特(´ε` )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