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下

你与我的曾经

写在前面:cp:拉二✘摩西
现代梗
渣文笔
以上ok?好的👌往下看吧
正文
      飞机划破蓝天,带着最新一批的客人飞回祖国。摩西拉着自己小小的行李箱,离开机场。已经过去三年了,距离他和拉美斯分手也过去了三年,三年前同样的时间,同样的地点,摩西向拉美斯提出了分手。
  没有理由,没有吵闹,就这样安安静静的,摩西接过拉美斯手里的行李,头也不回的走进机场,奔赴自己的梦想。
  三年后的今天,摩西再一次的站在这片机场这一次,他以弟弟的身份来参加拉美斯的婚礼。摩西见过那个女孩,是一个可爱,温柔的女孩。比起追求自由的自己,这样的女孩才更适合拉美斯。
  “摩西?怎么了?”大卫拍了拍摩西的肩,提醒他回神。“没事,只是感触颇多。”摩西指了指机场外的候车室,苦笑着说“三年前,我在这里跟我男友提了分手。三年后,我在这里前往他的婚礼。”
  大卫安慰的拍了拍摩西,摩西感谢的笑了笑,并给大卫讲了个故事。
  摩西和拉美斯是一起长大的,摩西是拉美斯家的养子,和拉美斯的关系也是非常好。摩西读高二的时候,拉美斯读高三,正是学习紧张的时候。但是拉美斯的成绩并不是那么尽如人意,于是就找了当时就任学生会长一职的摩西补习。
  两人在放学后,空无一人的教室。拉美斯坐着习题,摩西看着学生会的报告,时不时回答拉美斯的疑问。温暖的夕阳将艳红的阳光撒下,布满摩西柔和的脸,这一幕太过美好,以至于迷住了拉美斯的眼睛。
  拉美斯凑到摩西面前,给了他一个深深的吻。也许是拉美斯眼睛太过明亮,也许是晚霞太过温暖,明知不可以,明知从一开始就是错误,但是摩西还是回吻。微风轻轻的掀起桌面的纸张,两人的呼吸交错,唇舌交缠,难舍难分。
  “摩西,要不要和余交往看看?”拉美斯松开摩西,两人额头相抵,摩西还在大口喘气,他红着脸,无声的摇头。“哥,别这样。”缺氧而憋出的眼泪在摩西的眼里打转,心在狂妄的叫嚣,理智却在冰冷的拒绝。
  “反正不是亲的。”拉美斯漫不经心的亲吻摩西的嘴唇,摩西没有推开他就已经很说明问题。“答应吧。”拉美斯抱着摩西的腰,不予许他拒绝的说到。
  摩西轻轻推了他一把,“就是我答应了,你也不可以偷懒,快做题。”,“你答应了!”拉美斯一把抱起了摩西,高高举起。“放我下来!”
  就这样,摩西和拉美斯开始了一场地下恋爱。每一个转身,一个擦肩,都带着莫名的默契。每一个午夜,摩西和拉美斯隔着一面厚厚的墙,聊着各自私密的话题,或者开着免提,静静的听对方呼吸的声音。
  后来,拉美斯毕业了。拖两人一直在一起复习的福,拉美斯考到了不错的大学。于是他们在学校买了一间房子,两人睡在同一张床上,听同样的歌。
  摩西觉得这样的生活美好的像泡沫,总有一天会破灭。事实也是这样,他们的父母知道了两人的事。他们来找了摩西说了很多,也为摩西带来了他梦寐以求的国外的学校报名表。
  摩西捏着那张表名表,他不想离开拉美斯,也不想让养父母难过,他们带他如亲子。然后他看见了校门口与一个女孩说话的拉美斯。
  她是摩西班上的女班长,人很好,长得也乖巧。摩西也不知道怎么了,但是拉美斯的眼神告诉他,他们快结束了。
  摩西开始有意识的远离拉美斯,远远的看着拉美斯和那个女孩聊天,远远的看着拉美斯和那个女孩远去。摩西是第一次发现,他没有任何立场去指责女孩,因为没人知道,拉美斯和摩西在谈恋爱。
  “你还好吗?最近好像状态不好啊。”女孩关切的问,她眼里的关切是如此的真诚。“没事。”摩西无法说出自己的嫉妒,他只能摇头。“如果有事,一定要和我说啊。”女孩说完,放下手里的糖果。“给,补充能量!”摩西看着远去的女孩,突然想明白了。他拿出来父母给的报名表,填上自己的姓名,寄了出去。
  接下来的日子里,摩西开始躲着拉美斯,错开的时间表,早出晚归。拉美斯理解为高三学习压力大,理解的没有去打扰摩西。
  直到通知书寄到家里,被拉美斯拿到手里。拉美斯没有多说,只是为摩西定了一桌庆祝的饭菜,小心点掩盖着自己的担忧,畅谈着他们的未来。
  “放弃吧,拉美斯,该结束了。”摩西低着头,说话的声音轻柔的怕吹破空气。即使这样拉美斯也还是听见了,他一把将桌上所有东西扫到地上,精美的盘子被摔成碎片,四散到地面上。
  “你想退了是吗!是不是!”拉美斯一把抓起座位上的摩西,恶狠狠的说“先答应我的是你,现在是退出的也是你!告诉我!到底是为什么!”拉美斯放开沉默的摩西,在客厅转了一圈,就像一只被困住的狮子,暴躁不安。
  “是不是有人说什么了?是不是爸妈来找你了!你说啊!”拉美斯狂暴的吼道,摩西没有说话,在这场狂暴的审问里摩西一直保持着沉默,这样的沉默也使拉美斯慢慢的平静下来。
  “摩西,告诉我,你到底在想什么。”拉美斯拉住摩西的手,直视着摩西的眼睛,试图从他眼里看出难过。但是摩西的眼里只有平静,没有争辩,没有反驳。
  拉美斯得到答案,他摔门而出。留下摩西独自蹲在空旷的房间,一片片的捡起地上的碎片。即使手指被划伤,血珠与泪珠融合,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了。
  “你们就这样分手了?”大卫皱着眉,好不理解的问“你甚至还爱着他!”摩西皱了皱眉“这无关爱情。”摩西转动自己手上的戒指,白金的色泽在阳光下闪耀。
  “好吧,这是你的事。”大卫打开车门,准备离去。“你要去那里?”摩西赶忙问“给你的假男友一点空间吧!”大卫背对摩西大喊到,随后离去。
  晚上,摩西和家人坐在一起吃饭。饭后,摩西和拉美斯站在阳台。面对夜晚的漆黑空旷的海面,摩西第一次在拉美斯身边感到孤独。“你,有喜欢的人了吗?”拉美斯点燃一杆烟,火星带着烟雾在他指间跳动着。摩西沉默的点头,他不想说话,也无法说话,他害怕一开口就是哭泣的呜咽。
  “给我看看你的戒指。”拉美斯拉起摩西的手,上面闪耀的光芒刺痛着拉美斯的眼睛。他一把拽下摩西的戒指,在摩西的惊呼下,扔像大海。“你不需要那种东西。”说着他掏出放在衣兜的小盒子,当着摩西的面打开,里面睡着一枚白金打造的戒指,灯光闪耀下,戒指内部闪耀着他们的名字。
  “现在,接受我的戒指,你没有权利反驳。”拉美斯拉着摩西的手,强硬的将戒指带在他的手上。“拉美斯!你是要结婚的人。”摩西试图抽回自己的手,却被拉美斯牢牢的拽住。
  “不这样你回得来吗?别说了,我都知道,你没有男朋友,你还爱我。”拉美斯没有给摩西反驳的机会,以吻封住摩西接下来的话。
  第二天,拉美斯看着在身边熟睡的摩西 深刻的认识到,床头吵架床尾合的真理。
  
  

评论(1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