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下

永恒的婚礼

  ‘左拐第一个入口是厕所,不能进去。再往前会进入教堂过道,第一个房间是准备室,在哪里会遇上在做准备的摩西,不能让弟弟担心所以必须要越过准备室。再往前是大礼堂,但现在应该没有人,在哪里可以反杀’拉美斯加快步伐,越过禁闭的大门,向大礼堂走去。此时挂在墙上的钟表,发出响亮的声音。
  拉美斯从床上惊醒,房间里的挂钟准确的指向六点,摩西亲亲的敲了敲房门。“拉美斯?你起了吗?”摩西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温柔,也唤醒了拉美斯混沌的思绪。拉美斯拉开门,一把抱住了门口的摩西,在摩西的颈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。
  “怎么了?做噩梦了?”被紧紧抱住的摩西手僵硬了一下,接着环抱住了兄长的腰。拉美斯的气息环绕着摩西,也让摩西恋恋不舍,这样温暖的怀抱很快就不属于他了。
  “没事,就是想抱抱你。”拉美斯蹭了蹭摩西后颈的软毛,抬起头,给了摩西一个轻吻,接着松开紧紧抱着摩西腰的手。“抱歉,吓到你了?”拉美斯摸了摸鼻子,不好意思的拍了拍摩西的肩。
  “没,但是你得快点了,今天最后一次彩排后,你就要成家了。”摩西踮起脚,帮刚睡醒的拉美斯梳理杂乱的黑发,嘴角勾起温柔的笑容。“真是羡慕啊…拉美斯…”摩西的手顺着拉美斯的头发滑下,熟练的整理拉美斯的衣领。“好了!快去换衣服吧。”摩西笑着把拉美斯推回房间,拉美斯顺着摩西的力道乖乖的回房间。
  拉美斯在房间沉思,又是一个死局。自己死在了礼堂的门前,但是不可能有人知道自己的路线,不可能有人知道自己会在那一刻前往教堂。但是为什么凶手每次都能准确的找到自己?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?
  拉美斯将找出教堂的平面图,标出自己曾经死亡的地点。在休息室被勒死,被推下楼梯摔死……然后是上次,在礼堂门口被捂死…这次又会是什么样的死法?
  拉美斯谈了口气,将早就准备好的礼服拿出换上,被擦亮的皮鞋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  教堂门口,摩西陪着拉美斯和妮非走了一遍流程,就像之前一样前往准备室休息。拉美斯送妮非去休息后,拿出早上准备的手枪,拉开保险。静静的等待时间流逝。
  时钟摇摇摆摆的指向整点,门外传来清晰的脚步声,拉美斯握紧手里的枪,小心点躲在门后,手里的枪指向了木门。
  “拉美斯?你在吗?我想和你谈谈。”在轻轻的敲门声响起后,门后传来摩西清爽的声音。拉美斯紧张的拉开门,将门外的摩西拉进房间。
  摩西似乎被拉美斯手里的枪吓到,高高的举起自己的手,一双漂亮的眼睛无数的诉说着自己的无辜。“摩西,有什么我们等会再聊,你现在不要出声。”拉美斯看见摩西点头后,才放开摩西。
  拉美斯紧紧的盯着门,摩西可不会像自己那样每次都回到早晨,自己要保护好摩西和自己。这是拉美斯突然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,接着失去了意思。
  当拉美斯再次睁开眼,房间里的挂钟指向六点……

评论

热度(5)